匡亚明写给许卓群校长的亲笔信及诗歌

发表时间:2019-06-05 15:59

1.jpg

2.jpg


    原江苏省人大副主任、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写给解放前任我校校长许甲元(又名许卓群)的亲笔信。许甲元是扶风坝上人,其父许云龙老先生是扶风有名的大董先生,育有九子一女,许甲元为五子,二十年代初毕业于苏州第一师范学校,与匡亚明是同班同学。在大革命时期,许甲元曾任扶风小学校长,后到福建省任国民党参议员,解放后回扶风坝上老家,享受教师退休待遇。


3.jpg
匡亚明


4.jpg


5.jpg


    1987年10月31日,扶风小学退休教师协会举行首届祝寿会,已届耄耋之年的许甲元老先生(前排左一)与十位70岁以上的老教师合影留念。

玄武湖有感

七绝二

  动天莺啭声犹近,
  拂地琼花映目遥。
  寄语东风传消息,
  徘徊慢步涌心潮。

  心法相传唯马列,
  拨云嘘雾鬼魆摧。
  于无去处仰北斗,
  端的馨风雨露来。
(匡亚明作于1977年初夏)

    相关链接:

    201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宜兴人民在建党之初,积极开展武装斗争,为党的事业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名垂青史。记得1987年11月,宜兴县委在西氿之滨的烈士陵园树立“宜兴农民秋收暴动纪念碑”,隆重纪念宜兴秋收起义60周年。当时,唯一健在的起义领导人,原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同志,不顾80余岁高龄,也来到宜兴,参加活动,故地重游,缅怀战友。

      宜兴革命斗争的历史可歌可泣。1920年,首先觉悟的宜兴青年知识分子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创办了宣传新文化、新思想的革命刊物《宜兴评论》。李旸谷、潘汉年等同志还带头与宜兴教育界的封建势力开展斗争。在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初,一些宜兴的进步青年就在外地加入了党组织。1926年,万益等许多青年党员回家乡宜兴开展革命活动,10月,芳桥农民协会、和桥农民别动队、徐舍农民夜校相继建立,广泛宣传革命思想。次年3月,北伐军进入宜兴,宜兴的共产党和国民党代表与北伐军一起举行了入城式。4月,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白色恐怖笼罩全国。潘梓年、李旸谷、史曜宾、史乃康等在宜城台西路(现光荣西路)史家“补庐”建立马克思主义小组。后经中共江浙区委批准,宜兴马克思主义小组改组为“中共宜兴县特别支部”,史曜宾为书记,潘梓年、李旸谷为特支委员。“特支”迅速开展群众工作,宜兴团县委、总工会、县农协等组织相继成立。党组织也很快发展。9月,“特支”派宗益寿同志到上海,报告省委宜兴要求成立县委。经中共江苏省委批准,成立中共宜兴县委。县委由史曜宾、李旸谷、宗益寿三人组成,史曜宾任书记,全县有6个党支部,39名党员。党组织的建立,为不久以后的宜兴农民起义进行了组织上和思想上的准备。

      1927年10月,中共“八七会议”后,江苏省委在上海召开“江南农民暴动行动委员会”会议,宜兴县委书记史曜宾奉召参加,并在会上汇报了宜兴的情况,会议认为宜兴条件成熟,可以首先发动暴动,并在会上对宜兴暴动作了研究。省会派万益、段炎华以省委特派员身份到宜兴参加暴动领导工作。10月中旬,参加上海会议的万益等同志回到宜兴,在宜城节孝祠召开干部会议,传达省委会议精神,交代宜兴首先暴动的任务。暴动目的是建立工农苏维埃政权,暴动日期为11月1日。随即进行分工部署,各项起义准备工作立即展开。宜兴暴动以农协会农民为主,由宗益寿、蒋三大组织准备,万益、段炎华到归径、横山和川埠红庙训练和武装农民军。共青团和学生工作由史砚芬、宗钟负责,丁山陶业工人的组织发动工作由工会潘逸耕等负责。准备武器弹药,制作暴动标记,刻制印鉴,绣制党旗等工作都加紧进行。10月底,江苏省团委派匡亚明来宜兴参加暴动领导工作。匡亚明同志曾经担任共青团无锡中心县委书记,与宜兴及万益同志有过联系。中共江苏省委指示由万益、段炎华、匡亚明、宗益寿、史砚芬组成暴动行动委员会,万益任总指挥,宗益寿、史砚芬为副总指挥。五个暴动领导人平均年龄23.2岁。10月31日,万益训练的农军120人先进城待命,张渚、和桥、丁山等地农军准备隐蔽进城。暴动领导人都将生死置之度外,信心百倍,准备战斗。

      11月1日,震撼大江南北的宜兴农民暴动爆发了。上午农军按计划陆续进城隐蔽。中午,在宜兴新任公安局长举行就职典礼之际,暴动行动总指挥万益在宜兴北门县衙门前中央台上高举手枪连发三枪,佩戴红布条的千余农军闻声而动。万益、段炎华、匡亚明、宗益寿、史砚芬等暴动领导人带头冲锋在前,手持大刀、铁耙等武器的农军一举攻占了县署、公安局等机关。又攻下商团和水警队,并砸开监狱,释放穷人。而后占领全城。第一面绣有镰刀斧头的红旗第一次在宜兴城上空飘扬。宜兴第一个共产党领导的政权——工农委员会宣告成立,并发布了“一切政权归工农委员会”的施政纲领。工农法庭审判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当众烧毁借据、田契、租簿等剥削罪证。宜兴中学的共青团员和进步学生上街宣传,群众欢呼,贪官污吏望风逃窜。宜兴暴动震撼了国民党南京政府,他们迅速派兵前来镇压。11月2日,中共江苏省委发出“给宜兴的信”,对宜兴暴动起义表示“甚为欣慰”。11月4日,中央指示江苏省委:“宜兴已起来,各县即应速起响应”。当时,各周边县市都没有发动起来,宜兴暴动处于孤立无援之中。敌强我弱,暴动在宜兴坚持三天后被迫撤退。万益、蒋三大、陈伯麒、莫子卿等共产党员先后英勇牺牲。(令人痛惜的是宜兴革命早期领导人和革命青年骨干潘梓年、潘汉年兄弟在上世纪70年代先后死于共产党自己的监狱里。)

      宜兴农民暴动影响深远,当时党的领导人瞿秋白、王若飞都在党中央刊物《布尔什维克》上发表文章,高度评价宜兴农民秋收暴动。江苏省委在《宜兴农民暴动的教训》中指出,“宜兴此次暴动,万益被害,是本党的极大损失”。1977年,陈云同志在给宗益寿烈士写的证明材料中说:“宜兴暴动是江苏省最早反对国民党的一个县”。宜兴农民秋收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在建党初期的武装斗争历史中,留下了悲壮和光辉的一页。


地址:宜兴市芳桥镇扶风神龙居委通政路      电话:0510-87541230       邮编 :214264